当当

论当年的中二

1
安迷修奋力地跑着。

天知道为什么他要以这种方式从梦中醒来。

周围的一切逐渐归于虚幻,他忍不住回头忘去,发现雷狮依然扛着雷神之锤站在他们小屋的门口。像极了被人抛弃的深宅怨妇。

安迷修被自己这个无不恶意的想法逗乐了。

2
“喂,快点走啊,笨蛋骑士。”雷狮扯了扯刚刚被安迷修弄得有些松垮的头巾,不耐地说道。

“混蛋恶党,那你怎么不进屋?”

海盗愣了愣,随后朝骑士露出一个看不懂的笑容。

但安迷修觉得自己的心脏骤然一缩,然后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狂跳起来。

该死的,他才十八岁,怎么可能得了心脏病。

3
骑士转身落荒而逃,其速度不亚于一匹健壮的马。

怪不得他没有马,因为不需要嘛。

开玩笑的,安迷修觉得自己脸颊的温度已经可以帮嘉德罗斯修复武器了。连他自己都要被自己蠢哭,简直不能想象雷狮会在后面怎么样笑自己。

4
海盗带着点笑意的声音姗姗来迟,“我过一会再进去。”

而安迷修已经不想回答了。

5
进入那扇门的时候,安迷修再次忍不住回头忘去,果然发现海盗欺骗了他——
那个混蛋依旧站在那里。

6
雷狮并没有在看安迷修。

他微仰着头,绚丽的紫发披散而下。

他只是在看那一片璀璨的星海,尽管如今它早已褪去了颜色。

7
安迷修不问雷狮为什么不进屋了,因为他亲眼看见了答案。

他梦中的家逐渐化成了光粒,而雷狮依旧固执地站在那里。

8
他站在那个苍白的世界里,成为唯一的颜色。

9
“喂,雷狮。”安迷修试图引起雷狮的注意,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声音细若蚊咛。

10
他知道海盗再找自己的船。

以前安迷修嘲笑他只能在梦里这么想想,当场就被雷狮恼羞成怒掀倒在地,并且还被其一脸不屑的嘲讽他连做梦也不可能找到马,因为安迷修这一辈子也没有见过马。

虽然雷狮那个时候对自己的发言表现的不屑一顾,但安迷修知道他还是听取了自己的意见。

因为他所仰望的这片星辰大海,是雷狮做过唯一的梦。

11
安迷修的确一辈子也不可能找到马,因为雷狮是他仅存的梦。

而如今,梦醒了。